中国新闻培训网
定制服务项目:  新闻采访与写作培训  新闻摄影培训    新闻发言人培训 网络新闻宣传培训 电视传媒与摄像培训   企业内训服务    新闻书籍代购    品牌传播策划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新闻写作 >> 范文 >> 急雨惊风向莆路:中铁十八局向莆铁路指挥部抗洪抢险纪实

急雨惊风向莆路:中铁十八局向莆铁路指挥部抗洪抢险纪实

2010年06月  作者:耿 涛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rolling
简介: 颠风吹急雨,倒海洗千山。 向莆铁路在开工建设一年半的时间点上,遭受了暴风骤雨的洗礼,一支披荆斩棘的“救援队”,在风雨中转战闽赣两省,成为建设新建铁路、抢修既有线路的铁甲劲旅。位于赣东 ...
内容:

 

      颠风吹急雨,倒海洗千山。
      向莆铁路在开工建设一年半的时间点上,遭受了暴风骤雨的洗礼,一支披荆斩棘的“救援队”,在风雨中转战闽赣两省,成为建设新建铁路、抢修既有线路的铁甲劲旅。
位于赣东南、闽西北和闽中地区的向莆高速铁路是以客运为主、兼顾货运的高速铁路干线,西起江西省南昌市向塘镇,经抚州市、福建三明,东至福建中部沿海地区的福州市和莆田市。线路西接杭长和京九通道,中连鹰厦铁路,东接沿海通道,是两省联系的重要通道,也是中国中西部地区通往福建省的快速铁路通道。该铁路隶属南昌铁路局管辖。
  向莆铁路正线全长约603.623公里,其中,福建省境内总长384.265公里。全线按双线电气化Ⅰ级干线标准建设,设计时速为每小时200公里,并预留约每小时300公里的提速空间。中铁十八局于2008年10月初中标承建闽赣交界(福建段)向莆铁路FJ-1A标,通过一年多的艰辛努力,各项建设指标始终保持良好状态,施工生产一度领先,按照年初工作会的任务目标,向莆指近期正在积极筹备适时开展新一轮的百日大战。然而,始料不及的异常气候,对施工生产造成直接影响。
6月13日以来,福建三明、南平地区持续遭受强降雨袭击。据中央电视台6月19日18时的报道“18日凌晨,福建省富屯溪流域发生特大暴雨,其中,泰宁县六小时降雨量达225毫米,雨量为百年一遇”。福建三明及南平等地区洪水肆虐、浊浪滔滔,低洼地带的农舍垮塌,行洪主干流的多座桥梁被毁,部分铁路、公路因山体滑坡或泥石流阻断交通,临河的城市涌入洪水,建于地势较低处的店铺、房屋全部被淹,泰宁城区汇水最深处达五米深。一时间,南平告急、沙县告急、资溪告急、泰宁告急……

泰宁古城,惊心动魄“6.18”
从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出,向莆铁路由江西省南昌市(向塘镇)引出,绵延指向福建沿海湄洲湾的莆田市,线路呈西北东南走向。承建“福建境内第一标段”的中铁十八局管区跨三明地区的建宁、泰宁、将乐三县,指挥部办公楼地处泰宁县城北,是泰宁县委党校建于九十年代的一幢附属楼,该楼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原为四层独立公寓式招待所,西侧毗邻炉峰山北麓,东部与北溪河仅隔一条六米宽的马路,北溪河东岸是县城北郊的金岁坊社区,农田、烟地和菜地沿北溪河绵延数公里。马路一侧的河堤上,栽种着四季常青的树木和花卉,槐花、白玉兰、桂花、杜鹃以及不知名的花草在阳光普照的日子里,随风弥散怡人的馨香。清澈、澄碧的河水绕过城北,折转九十度向东流淌,与穿越城区的杉溪河在东洲桥头交汇,转向西南,注入烟波浩渺的大金湖。
距指挥部东北侧400米,是一座木石结构、连接指挥部与金岁坊社区两岸的金水桥,桥的上部装饰结构建于2009年8月,采用上等杉木手工建造,仿古式重檐、灰瓦;下部是条石浆砌三孔相连的石拱主体景观桥。晴日里,水草丰美的北溪河鱼翔浅底、鸥鹭翩跹。夜晚,在桥头及两岸景观灯的映衬下,水中倒影光怪陆离,廊桥古韵妩媚旖旎,如诗如画,如入仙境,各地游客纷至沓来、络绎不绝;即便是细雨纷飞的时节,这座素有“汉唐古镇、两宋名城”美誉的精致小城,亦不失婀娜古朴的浪漫气息。
6月18日,疏密无序的降雨,已不分昼夜地在泰宁上空徘徊近一周时间。
此时,距离局指驻地(泰宁县城)近160公里的南平市,受连续一周的降雨影响,已发生重大险情,村庄被洪水围困、铁路行车受阻,根据业主要求,指挥长崔连友率领50人组成的抢险队已赶到南平火车站抗洪抢险。
中午12点,几乎持续了一上午的降雨仍然没有停歇的迹象。指挥部职工食堂内,20人的午饭噪杂声完全被窗外的暴雨所掩盖。透过食堂一楼的玻璃窗,只见室外的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河对岸不远处的楼宇模糊不清,不计其数的雨滴连成稠密的线条,噼噼啪啪击打在窗沿、屋瓦上,雨水如倒海翻江般向大地上倾泻。
12点20许,安全总监张守同撑伞冒着瓢泼大雨来到指挥部门前的北溪河边,察看水情。县政协副主席江汉敏恰巧下班路过,他们站在河边简短攀谈。“今年的雨水太大了,这样的雨如果再下两、三个小时,这条河就得涨满”,江副主席指着滚滚奔流的河水说。“看样子还有两米多就会涨满,河水会不会漫上公路”,张守同关切地问道。“不会的,这里(泰宁)从没有河水漫过公路的时候”,江副主席边说边沿着河岸向不远处山脚下的居民区走去。
党工委书记刘保良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刘保良与张守同站在大门口商量办法,并通过电话安排就近的三公司项目部紧急救援。由于担心西侧山体滑坡造成近4米高的院墙垮塌,刘保良撑伞沿办公楼北侧和西侧察看墙体。
县委党校的地势较低,院中心比门前马路的落差近一米。大约12点二十九分,洪水通过院内通往北溪河的泄水管道涌进院内。正在院内查看水情的刘保良与张守同预感不妙,几个箭步冲入办公楼内,紧急组织指挥部全体人员火速转移一楼办公设备及重要文件资料;与此同时,派人急速通知食堂内还未吃完午饭的人员及后勤人员向二楼转移主副食等物品……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院内洪水在急剧增多,人们在楼道内极速奔走。电脑、文件柜、工程图纸一批批物品被搬上二楼或三楼;杂草、生活垃圾、甚至连根拔起的大树被洪水裹挟着不断向院内堆积。
一楼门厅的玻璃门被洪水推开,夹杂着草木腐朽、湿腥气味的洪水涌上一楼地面,浑身湿漉漉的老鼠沿着墙角慌乱地奔窜;发疯似地河水汹涌澎湃,漫过河堤冲上公路,摧枯拉朽、恣意奔流,冲到党校院墙边、楼脚下污浊的浑水推动大量的泥浆和厚厚的木柴、垃圾在院内盘旋,两条一米多长的银环蛇在杂物顶端惊慌游移;随着院内水位的不断抬升,办公楼内的污水、杂物迅猛增多,5公分、10公分、15公分、25公分……
惊心动魄的十余分钟,一楼办公区全部被洪水浸泡,水势仍未减退。刘保良和一名驾驶员一起冲进水中,合力用木棍把一楼双扇玻璃门强行关闭,但房门一次次被洪水冲开。水势仍在猛涨,几乎一瞬间,浑水淹过腰部。刘保良脸上布满泥浆,浑身早已湿透,在向楼上抢救众多重要物资后,他最后从即将漫至胸口的工程部抱出一个厚重的文件架,一边努力走向楼梯处,一边大喊,“所有人员全部到楼上去,上楼,上楼……”
转眼间,洪水仅差三个楼梯台阶就漫上二楼……
13点半,手机信号时断时续。闻讯从朱溪特大桥工地赶来救援的20名工人被淤泥和杂物阻挡在党校门外。为确保与外部的联络,一名小伙子奋不顾身,奋力游过淹至胸口上部的浑水,大门口距办公楼短短20米的距离,他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用了近十分钟才来到楼下,奋力把对讲机扔到二楼阳台。在返回大门口时,他的左手被木头上的铁钉划破,鲜血直流。楼上的人们眼含热泪高喊着、叮嘱他注意安全……
“工程部资料基本完整”。
“计划部资料基本完整”。
“财务部票据部分安全转移”。
 ……
各部门在逐一清点物品。
当日下午15时许,指挥部内停水、断电、通讯信号消失,成为“孤岛”。
待同志们的情绪基本稳定后,曾在建瓯经历过“6.6洪灾”的书记刘保良开始考虑解决指挥部人员的生活问题。即刻联系院外人员赶在超市停止营业前运送食品和饮用水,院外的人员几乎跑遍全城能够通行的街道,所到之处污泥泛滥,破败不堪,绝大多数店铺卷帘门紧闭,还有很多临街商铺涌进洪水,费尽周折,与当地一位长期供货的超市经理取得联系,答应先提供部分食品。如何送进党校又是一道难题,有人从楼顶平台找来两根20多米长的电话线,从二楼抛至公路边,院外救援人员把一箱箱方便面、矿泉水捆在电话线上,冒雨站在楼上的人们七手八脚地拉起电话线,此时的电话线已几近变成为楼内被困人员提供生活保障的“生命线”。
17点50分,洪水退去,院内淤泥、积水、杂物仍有一米多厚,刘保良带领几个小伙子因地制宜,用木杆、木板搭起近29米长的“浮桥”,被困院内五个多小时的人们终于能够走出院子。
经初步统计,此次洪灾对指挥部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70万元,无人员伤亡。一楼各办公室的桌椅、饮水机、空调、电风扇等,有的被水席卷得面目全非,有的几乎全部被淤泥、杂物掩埋;食堂操作间、餐厅一片狼藉,重达一吨的大型保鲜柜被洪水卷起,倾斜着搭在一米多高的大理石案板边缘;一楼的厨师宿舍水深1.6米,床铺、鞋子、脸盆、布衣柜等生活物品漂浮在泥水中。财务厚重的铁质防撬门被洪水卷携的粗大树根撞破,严重变型。
据泰宁防汛指挥部24日公告,“6.18”洪灾级别为该县三百年一遇。
泰宁城区近六千间房屋遭受洪水侵袭,原计划19日开始中考的中小学校全部停课、考试延期。


县委党校“保卫战”


23日上午10点10分,泰宁县防汛指挥部通过移动通讯,以短信方式预警:城区杉溪水位已超警戒水位,一旦趋近危险水位,将鸣笛示警。请广大群众加强自身防范,危险地带做好转移准备。
“周边山体、灌木、电站等蓄水能力都已饱和,中央气象台预报23日至26日福建、江西等地仍有持续强降雨,险情仍未解除,灾情形势依然严峻”。指挥长崔连友与书记刘保良紧急会商后,为防患于未然,决定立即组织人力在党校门前封堵沙袋,以阻止随时有可能再次暴涨的洪水涌入院内。
天空中没有丝毫晴转的迹象,忽疾忽缓的雨水像是一柄劣质的淋浴器,毫无规律地倾泻大小不一的雨滴。
收到预警信息,尚未完全走出惶恐的人们,精神再度绷紧。21日紧急抢修的传真和两台暂时可以上网的电脑设在二楼,指挥长办公室已然成为抢险调度指挥中心。指挥部24小时轮流值班的人们,在这里严阵以待,用传真、手机、网络、对讲机等各种方式,与外界保持密切的联系,随时关注北溪河水情和雨势变化。
“根据有关部门的通报,此次洪涝灾害对江西、福建的影响前所未有。抗洪救灾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最为突出的工作,既要确保自身人员安全,财产损失降到最低,同时,也要随时听候业主、南昌局、地方政府等单位的救援抢险调遣”,指挥长崔连友在连夜召开的紧急会议上作出明确指示,在短暂的15分钟的会议上,由于灾害面广、持续时间长、人员机械投入较大,在应急预案的基础上,对指挥部人员进行了重新分组和分工。
党工委书记刘保良坐镇指挥部,负责后方工作,但作为指挥部“大本营”的党校,同样已是“前沿阵地”。
上午10点20分,接到紧急赶赴党校驰援的三公司项目部罗副经理带领朱溪大桥工地30名小伙子,开着皮卡、面包和一台拉着细沙的大型翻斗车于11点赶到党校,雨水仍在肆虐。铁锹飞舞,汗水、雨水交织,卸车、装袋、抬运、码放,有的工人双手磨起水泡,握紧双拳,咬牙抱起一个沙包在雨中奔走;有的被雨水淋得睁不开双眼,用手在脸上一抹,高喊着同伴的名字,把细沙装入袋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500多个沙袋有序堆码在党校各个进水口。
党校门外6米处,滚滚奔腾的山洪已把平日里清澈见底的北溪河变成名副其实的“黄河”。
“封堵进水口的沙袋是一条屏蔽‘黄河’的防洪墙”,路过党校的人们说。

全力以赴:转战南平、光泽
6月18日17点30分,暴雨倾盆。在福州出差的崔连友再次接到业主的抢险指令“鹰厦铁路峰福线K246+700(位于南平南站福州方向13公里处)两侧山体滑坡,部分泥石流已将铁路掩埋,塌体大约一千方,火速派员抢险”。
抢险队123人分乘越野及四辆中巴携两台装载机、一台挖掘机、一台皮卡等即刻出发。
行进途中,福银高速公路跃村隧道被塌方的土石阻滞,通往南平的国道、省道等也因滑坡全部封闭,队伍被困途中,崔连友焦急万分。
接近次日中午,雨越下越大。高速路左侧基本可以通行,为了赢得铁路线抢险的有利时间,只有‘逆向行驶’才能及时到达集结地域。通过协调,交警部门出动警车、拉起警报在队伍前面带路,一辆辆救援车辆逆向行进在烟雨迷蒙的高速路上,形成一幅震撼、感人的场景……
塌方地段是一个狭长的山谷,崔连友在雨中排兵布阵,与向莆公司总经理王建盛、副总工李德基紧急会商抢险方案。暴雨倾盆、机械轰鸣、人头攒动。下午3点40分,铁道部副部长胡亚东由南昌局有关领导陪同赶到现场,紧急召开现场会,要求配足人员、设备,安全、快速抢通。
连续奋战四昼夜,到21日清早,出险地段基本满足通车条件。崔连友疲惫地从南平回到泰宁,而此时,指挥部‘大本营’刚刚经历‘6.18’重创,所属四个项目部不同程度受灾,五座桥梁的栈桥全部被毁,总损失超过三千万元,生产自救面临严峻的压力。
上午10点,“即刻组织100人赶到邵武抢险”的指令再次传来。11时许,抢险队员集结完毕。
“同志们,我们现在将要赶赴福建光泽及江西一带参加铁路抗洪抢险,任务很艰巨,使命也很光荣!我们要继续发扬铁道兵不怕疲劳、不畏艰险、连续作战、英勇顽强的精神,坚决出色地完成抢险救援任务,要确保我们一百名弟兄一个都不少地回来……”
崔连友神情凝重地向抢险队作动员。
此后,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彭仕国、指挥长崔连友与常务副指挥兼总工汪旵生又各带领数十名抢险队员及设备赶赴邵武、光泽,与先期出发的副指挥刘雄刚及三、四公司项目部抢险队在光泽、资溪会合。车子从泰宁出发,到光泽附近时需要加油,在316国道362里程碑附近的一座中石化加油站,两名工作人员歉意而又无奈地说“洪水把储油罐淹没,汽油中浸入了洪水,暂时无法加油”。
由于前方任务不明,分乘五台中巴、四辆指挥车的115名抢险队员于21日傍晚赶到光泽待命,紧随其后的两台挖掘机、装载机也陆续到达光泽。22时许,“最快速度到达鹰厦线K86+010~+160处抢险”的指令传达到全体人员,“先遣组”和“后勤保障组”率先到达指定地域。此处钢轨最厚埋深六米,最浅被埋一米多,塌体近一万方。
崔连友紧急召集随队出征的局指、三、四公司、福建公司项目部带队人员部署任务,“这里叫‘原岱’火车站,此处周边地形已经勘察过,我们要连夜奋战,人员轮流休息,机械不能停止,各单位在确保人员安全的前提下,务必尽快完成清淤工作”,说完,他对现场指挥人员一一分组、分工负责、分头行动。
“目前人员已增至126人”, 一小时后,现场调度报告。
看不清轮廓的高山,在雨夜中回荡着机械的轰鸣和人声的鼎沸;车灯照射下,一个个看不清面容的身影,在铁轨上往复、奔忙……
“胜利了”,身心疲惫的崔连友下意识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十个小时,全部完成”,弟兄们真是好样的!
一位在现场指挥的业主领导说,这是一个漂亮仗!
而此刻,在距离原岱车站不远处,一个被茂密的植被和山丘所遮蔽的山坳里,一场更加艰巨的战役,正等待这支“南征北战”的队伍……
           
不是尾声:鏖战“铁牛关”
    这是一处大塌方。
发生在江西附近的险情路段里程为鹰厦线K77+410~+555,在十二号隧道与铁牛关之间,位于福建省光泽县华桥乡铁关村与江西省资溪县鹤城镇礁溪村分界处,铁牛关素有“闽赣咽喉”之称。咸丰七年(1857年)二月,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所部曾破此关,由光泽进兵而定闽中。此地山势险要,两山中凹成一路,旁扼险滩,且有深涧环护,施工难度极大。 鹰厦铁路于1955年由铁道兵建设施工,起自江西省鹰潭,经资溪、福建省光泽、邵武、顺昌、沙县、永安、漳平至厦门,全长697.7公里。线路穿越武夷山、通过戴云山、跨越九龙江等水系,还要移山填海、构筑一条跨海长堤,把被大海隔离的厦门岛同陆地连接起来,工程艰巨复杂。鹰厦铁路是华东地区出海的一条铁路干线,对巩固东南海防、发展国民经济,具有重要的军事与经济意义。1955年4月,王震司令员、刘克技术副司令员率工作组,同苏联专家一起,赴鹰厦线调查,按1957年通车要求,共同研究线路技术标准和施工方案。经设计、基建、施工三方决定,实行“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的方针。1955年10月,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彭德怀要求铁道兵再提前一年建成。施工部队以“叫高山低头,要河水让路”的英雄气概,展开劳动竞赛,向重点工程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经过铁道兵及福建、江西两省12万民工一年零十个月的艰苦奋斗,1956年12月9日铺轨到达厦门,实现了提前一年通车的目标。
据中央电视台27日新闻播报,受暴雨影响,南昌铁路局管区既有线较重塌方20余处。
灾情发生后,铁道部副部长王志国冒着大雨,第一时间赶到资溪铁关村车站检查、部署抢险。资溪火车站日对开旅客列车九趟,该县地处武夷山脉西麓,属山区。
十八局负责抢修的路基垮塌地段左侧是大约400米宽、50米深的簸箕形山谷,垂直落差近百米的山涧喷涌而下,穿过铁路底部的涵洞流入泸溪河;右侧地势低洼,也较为开阔,蜿蜒而至的泸溪河最宽处近百米,水流受山体阻碍,在316国道与铁路之间盘旋呈“U”字形,横亘河上30余米长的‘华山界桥’是闽赣两省的国道分界线。正是由于暴雨、山洪导致这里水位暴涨,激流盘旋、冲刷,致使100多米长、69米高的铁路路基塌陷,这里是全线水毁最严重的路段,长长的轨排如一条硕大的蜈蚣,斜卧谷底。
经过测算,填实这个缺口,至少需要5.2万方的土石,如同在山谷中筑起一道“长堤”,狭小的作业面,抢险从何处入手?
很快,铁道部有关部门、铁道部第四勘察设计院、南昌铁路局、向莆铁路公司、中铁十八局、福州供电段、南昌工务段、邵武通信段等救援单位齐聚铁关站,铁路部门利用平车、内燃机车和DA6型接触网作业安装车等轨道车配属施工单位,负责从公路转送至铁关站的大型机具、水泥、油料、食品等后勤保障运送任务。根据“永临兼顾、安全快速”的原则,经过反复论证,决定采取就地取材,对附近的小土山实施定向爆破,取土、填筑、碾压密实的方案。
山体爆破,势必对原路基底部的1-1.75米石拱涵(编号为K77+514涵洞)造成掩埋或堵塞,左侧山涧大量积水,对路基必将构成新的威胁。
“在514石拱涵两端连接、引出混凝土管涵,确保排水通畅”,经过研究,现场指挥部领导果断决定。
连接、安装管涵的任务由向莆指挥部副总工程师成贵宾带领20名小伙子完成。塌体部位底部需要安装不少于30节管涵,一米长一节的管涵重达1.1吨,狭窄、陡急的路堑,仅靠人力无法完成。已集结的八台挖掘机在70米长的斜坡上一字排开,一节节涵管“接力”传递到谷底涵洞的入水口,再由人工拼装、就位。由于涵洞顺山体呈倾斜角度修建,为避免管涵急速从拱涵中滚出伤及人员,成贵宾把7名工人编为一组,前面三人、后面四人,滚雪球般通过514拱涵把管涵“推”到路基右侧的拱涵出口。涵洞内空间更加狭小,水靴早已被没过膝盖的山泉灌满,成贵宾浑身湿透,喉咙沙哑。“我们从早上7点开始运第一个涵管,直到第二天下午3点多才全部就位,整整用了32个小时。好几名工人的手机掉到水中,有的已经找不到了。工人们开始有顾虑,后来,我把他们所有的手机都收集到一起保管。同时,在涵洞进出口设专人负责安全,主要是监视山洪,如果突然发大水,我们在涵洞里一个也跑不了”,已经一个多星期在野外带班作业的成贵宾满脸络腮胡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许多,橘黄色工装沾满泥浆,白色安全帽愈发衬托得面颊黑红、憔悴,眼里的血丝掩饰不住疲倦。
26日上午,风消雨歇,天空中持续一周多的阴雨云团终于散去。“这鬼天气,刚下过雨,出了太阳就这么热”,在临时搭建的前沿指挥所里,韩俊敏一边收拾工人们吃过的餐盒一边咕哝着。
一向声音宏亮的崔连友变得有些沙哑,穿着高筒水靴在工地上来来回回走了半天,太阳底下,水靴热得有些烫脚。他指挥一台挖掘机在附近取土,在跨过一根枕木时,没留神脚下被一根电话线绊住,一头栽倒在路基上,险些磕到脸,幸好被身边的李德基伸手拉了一把。南昌局铁道报的两名记者到现场采访,坐镇指挥的南昌局党委书记王秋荣和向莆公司总经理王建盛连声说“你们好好采访一下崔连友,他是非常优秀的指挥长”。
13点40分,烈日当空,铁轨、枕木、石渣散发着烘蒸的热浪。王志国副部长第二次来到正在紧张施工的抢险现场,关切地询问“设备力量够不够,是否具备夜间施工条件,采取什么措施,计划最快多长时间抢通”,南昌局党委书记王秋荣说“这个作业面由十八局总体负责。施工单位很不简单,很快组建了现场指挥部,指挥部领导和施工人员同吃同住,总体施工进度比较理想”,向莆公司总经理王建盛接着说“这个地段是高填方路段,塌方掉轨一百多米,路基下部是一座1-1.75米的石拱涵,路基顶部距涵洞垂直落差69米,因为这里无法满足土石方运输的条件,我们采取就地取材的办法,这样能够提高工作效率”。“就地取材是个好办法,要注意安全,特别是火工品管理,决不能出现任何意外”王志国叮嘱道,说完,回过头对王秋荣说,“目前,你们的管段有三处比较大的塌方,这里是最艰巨的,是重中之重,要争取最短时间内抢通,十天时间怎么样。”王秋荣眉头微蹙地说,“我们反复计算过工期,预计最快也得十二天,回头我们再进一步优化方案,尽最大努力按十天完成”。王志国一行沿着铁路向资溪车站方向沿途查看各个抢修地段。
送走部长,崔连友和李德基开始研究夜间施工计划和后勤物资的调拨工作。
“目前,我们三公司在江西境内有66名同志,有一台装载机、两台大巴、三台指挥车。在赶来的途中,午餐在车上每人一个面包、一瓶矿泉水;在光泽县原岱火车站抢修道路从集结到完工历时23个小时,23号凌晨已赶到距离资溪不远的铁关村火车站,这里的大致里程是K77+550,铁路水毁极其严重,有一百多米主线遭洪水侵袭、沉降。”带领北溪大桥抢险队赶赴江西的三公司项目部办公室主任韩俊敏在电话中简要向后方报告灾情。
铁关村毗邻316国道,是一座人口不足千人的小山村,出村东行3公里有一座老鸦桥,山峦起伏的山谷中有一片足球场大的开阔地,相传这里曾是穆桂英的练兵场。曾经鼓角争鸣的铁牛关静卧在老鸦桥南侧,向莆指挥部246人、九台挖掘机等十四台套大型设备再燃烽火,据初步预计,该处抢险将持续至七月五日。
截至28日,根据业主要求,向莆指挥部多路“出击”,许多抢险队员自4月12日参加沙县抢险以来,先后参与鹰厦、外南、峰福铁路6月15日南平北(外洋)火车站、6月18日南平南火车站、6月21日邵武、光泽等铁路站线的救援任务,近千人次、近百台套的车辆及设备在福建南平、三明、江西资溪等地区驰援排险。
纷飞的骤雨中,一面面鲜艳的“中铁十八局向莆指挥部抗洪抢险突击队”的红旗,舞动在闽北赣南的碧水丹山之间……

指挥长崔连友(左一)在指挥抢险

临行前的出征动员

用沙袋封堵低洼地带入水口

铁道部副部长王志国(中)在听取南昌铁路局

党委书记王秋荣(前左二)现场工作汇报。右一

为向莆公司总经理王建盛,右二为十八局向莆铁路

指挥长崔连友

王建盛(右二)与崔连友(左二)等研究抢险方案

 

耿 涛(文/摄)

 

热点 . . .

第二十五届中国新闻奖定评的报纸版面
焦点 第二十五届中国新闻奖定评的报纸版面
看了这些才知道什么是新时代的好标题!
看了这些才知道什么是新时代的好标题!
江南都市报iPad版今起开通
江南都市报iPad版今起开通
大数据将怎样改变传媒业?
大数据将怎样改变传媒业?

最新 . . .

· 学习强国《记者证考试题库2019》有答案版
· 国庆抒怀 | 人民日报社工作初体验
· 国庆抒怀 | 满怀激情迎国庆
· 国庆抒怀 | 家乡的变化,喜人!
· 国庆抒怀 | 从“铅与火”到“数与网”
· 国庆抒怀 | 我和我的祖国
· 国庆抒怀 | 日子过得“芝麻开花节节高”
· 国庆抒怀 | 我爱你中国——人文篇
· 国庆抒怀 | 贵州的奔跑
· 国庆抒怀 | 这是我一生守候的地方
· 国庆抒怀 | 我见证——献给祖国七十华诞
· 国庆抒怀 | 十月的歌—— 献给70华诞的新

推荐 . . .

好标题“会说话”,《人民日报》的标题为啥有味又有理
好标题“会说话”,《人民日报》的标题为啥有味又有理
看了这些才知道什么是新时代的好标题!
看了这些才知道什么是新时代的好标题!
大数据将怎样改变传媒业?
大数据将怎样改变传媒业?

相关 . . .

· 急雨惊风向莆路:中铁十八局向莆铁路指挥
· 焦点 第二十五届中国新闻奖定评的报纸版面
· 如何确定新闻采访选题
· 新闻学步从这里开始
· 焦点 再说新闻报道“讲故事”
· 成语误用现象剖析
· 中原擂鼓台谱写新篇章
· 看了这些才知道什么是新时代的好标题!
· 第一次写新闻导语
· 新闻评论开头都有哪几种形式?
  
  
二维码 二维码         组织机构 | 商务合作 | 版权与免责 | 声明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申请 | 广告
本站内容属原作者所有,其原创文章除本站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业务服务电话:010-85899333/6333     邮箱:vip@xwpx.com
中国新闻培训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6392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392  法律顾问: 万方亮 律师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网络举报APP下载  不良信息举报:010-85894419   邮箱:postmaster@xwp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