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培训网
定制服务项目:  新闻采访与写作培训  新闻摄影培训    新闻发言人培训 网络新闻宣传培训 电视传媒与摄像培训   企业内训服务    新闻书籍代购    品牌传播策划
当前位置:文章首页 >> 新闻写作 >> 资讯 >> 编校中的“疑难杂症”,你想问的都在这了

编校中的“疑难杂症”,你想问的都在这了

2020年11月  作者:  来源:新闻与写作  责任编辑:前进者
简介:   “不尽人意”的用法可以接受吗?   不可以。“不尽人意”是某些人对“不尽如人意”的缩略,但这种缩略是存在严重缺陷的。   在“尽如人意”中,“尽”有全部、所有的意思,“如”即符合、满足,“ ...
内容:

 

  “不尽人意”的用法可以接受吗?

  不可以。“不尽人意”是某些人对“不尽如人意”的缩略,但这种缩略是存在严重缺陷的。

  在“尽如人意”中,“尽”有全部、所有的意思,“如”即符合、满足,“人意”是人的意愿、想法,所谓“尽如人意”,即完全符合人的心意。这当然是一种很难达到的境界。所以,我们看到的多为否定的用法,如“无法尽如人意”,“岂能尽如人意”,其中用得最多的,是“不尽如人意”。

  “不尽如人意”有五个字,现代汉语中四字格是强势结构,在语言运用的实践中,“不尽如人意”常常被缩略为四个字。共有三种缩略形式:

  一是“不如人意”,这当然是说得通的,但在分寸的把握上,和“不尽如人意”有明显的区别。“不如人意”是明确的否定,不留一点情面;“不尽如人意”则是在大体肯定的前提下指出不足,显然要委婉得多。

  二是“不尽人意”,这种说法可以理解,但在语法上存在瑕疵。原来“如人意”是动宾结构,把“如”字去掉后,“尽人意”成了动宾结构。但这个“尽”字到底是“取之不尽”的“尽”呢,还是“人尽其才”的“尽”呢?哪种用法都说不通,分明是个病态结构。

  三是“不尽如意”。“意”即人意,去掉了一个“人”字,“意”的内涵并未改变。“不尽如意”可以说全等于“不尽如人意”,在语法上无懈可击,在修辞上也是原汁原味。可见,这是一种值得提倡的缩写形式。

  Q2

  “督查”一定要改成“督察”吗?

  不必。不少人为此纠结,可能和工具书的滞后有关。

  确实,“督察”一词,源远流长。《汉语大词典》中,收了从《汉书》到《明史》三条古代书证,又收了吴组缃和巴金两条现代书证。可见,这种用法古已有之,而且一脉相承,至今仍在沿用。

  更重要的是,在现实生活中,“督察”依旧十分活跃。为了工作需要,有关部门可能派出“督察组”;在我国公安机关,有专门对执法、值勤等公务活动进行监督的“督察警”;在一些重要领域或重大活动中,还有承担着特殊使命的“督察员”。然而,我们不能因此而否定“督查”。“督察”和“督查”并不是势不两立的一组词。为了提高执政能力,上海市委便设有“督查室”。这个机构既有监督的责任,又有检查的权力,称之为“督查”是名副其实的。类似的“督查组”“督查员”也不时见诸报端。

  对此,只能遵循“名从主人”的原则,从实际情况出发,该用“督察”就用“督察”,该用“督查”就用“督查”。千万不能胶柱鼓瑟,擅自帮别人改名。

  Q3

  句号只能用于陈述句吗?

  不是。句号还可用于祈使句、感叹句甚至反问句。

  句号是句末点号的一种。是否要用句号并不取决于句子的长短,而主要是看是否符合句子的条件,是否带有陈述语气和语调。有时即使只有一个字、一个词,如果属于独词句,照样可以用句号。如“下周去做义工好吗?”“好。”这个“好”字便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句子。

  句号主要用于陈述句,但还可用于语气缓和的祈使句、感叹句甚至反问句。请看下列用例:1.请到我办公室来一次。(祈使句)2.这本书的出版真是恰逢其时。(感叹句)3.想起这一连串的变化,我心里何尝不是五味杂陈。(反问句)Q4

  “nián鱼效应”的nián,用“鲶”还是用“鲇”?

  用“鲇”。

  这是一种鱼的名称。徐珂《清稗类钞》中说:“鲇,俗称鲶鱼。”书中对这种鱼有相当详细的描述:“体圆长,头大尾扁,无鳞,多黏质,口曲而阔,两颚生细齿,有须,背苍黑色,腹白,长尺余。产于淡水。”正因为有俗称,长期以来,“鲇鱼”和“鲶鱼”两种写法并行。“水煮鲇鱼”是川菜中的一道名菜,菜谱上往往写作“水煮鲶鱼”。

  “鲇鱼效应”是管理学中的一条重要原则,在报刊上出现时,往往也是“鲶鱼效应”。专家认为,“鲶鱼”和“鲇鱼”是一对全等异形词。可现在的情况有了变化。在2013年6月由国务院正式发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中,只收“鲇”字而没收“鲶”字。这就表明,在“鲶”和“鲇”的长期较量中,“鲇”字取得了规范汉字的资格。在“字表”发布以前,“鲶鱼”和“鲇鱼”两种写法难分轩轾;但在“字表”发布以后,我们理应以“鲇鱼”为规范词形。

  Q5

  双引号中有单引号,单引号中又有引号,该怎么用?

  首先要努力避免这种情况。引号的一用再用,很可能使关系显得复杂,增加理解的负担。但也有非用不可的时候。为了使引用的内容不致相互纠缠,处理的原则是:双引号中用单引号,单引号中再用双引号。

  有人曾举过《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中的一个例子。赵惠文王和群臣商议:谁能出使秦国?宦官头目缪贤举荐说:“臣舍人蔺相如可使。”王问:“何以知之?”接下来便是缪贤说的一长段话:“臣尝有罪,窃计欲亡走燕,臣舍人相如止臣,曰:‘君何以知燕王?’臣语曰:‘臣尝从大王与燕王会境上,燕王私握臣手,曰:“愿结友。”以此知之,故欲往。’……”双引号引的是缪贤答赵王的话,单引号引的是缪贤和蔺相如的对话,“愿结友”的双引号则引的是燕王的话,这种双-单-双的用法,有利于把不同的引用内容区分清楚。

  现代文中同样有类似的用例。在一篇题为《好一个“问”字》的随笔中,作者写道——且让我摘一段当年的日记:“穿过花坛走回宿舍,陈老师的话仍在我耳边回响:‘学问,学问,第一是“学”,第二是“问”。有时“问”比“学”还重要。孔夫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问”才能从“不知”到“知”。所以有句格言说:“问傻一阵子,不问傻一辈子。”’我一定要学会问。”单引号中便有一串双引号。

  Q6

  “同学们”可以说成“这些同学们”吗?

  这是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们”常作为后缀,用在名词或代词后面,表示复数。比如“先生们”“女士们”,或者“我们”“他们”。凡是后面有“们”的,前面就不能再用数量词组修饰。比如,“三个孩子们”“十位同志们”,这种说法是不合语法的。因为,“们”表示的是不定数,而“三个”“十位”是确定数,把它们用在同一个句子中,未免有点不太协调。这在语言学界已成为共识。

  然而,如果前面是不定量词组,句子是否可以成立呢?有人认为是可以的。黄伯荣、廖序东先生主编的《现代汉语》便明确提出:“名词加‘们’以后,不能再受表示确定数目的数量词的修饰,如不能说‘三位同志们’。但可以受‘许多、好些’等表示不定数量的词修饰,如‘好些孩子们’。”

  应该承认,两位先生的见解有他们的道理,在日常口语中也确实能听到这样的说法,但仔细琢磨一下,还是觉得有可议之处。“们”表示的是不定数量,“许多、好些”表示的也是不定数量,岂不有叠床架屋之嫌?从提高文字质量角度考虑,恐怕还是不说“这些同学们”为宜。

  Q7

  “不假思索”和“不加思索”是一回事吗?

  “不加思索”本是“不假思索”的误写。后来用的人多了,两者便成了异形词,用哪一个都可以。现在则倾向于分途使用。

  “假”的意思是凭借、依靠。所谓“不假思索”,就是用不着思考,便能立刻作出反应,以此形容思维或动作的敏捷。比如:“主考官的题目刚出完,3号选手不假思索,报出了答案‘唐朝诗人杜牧’。”

  “加”的意思是加以、经过。所谓“不加思索”,就是不经过思考,便草率地提出看法或作出决定,以此形容言行的不负责任。比如:“请各位回去商量一下,不要不加思索便拿出方案。”由此可见,“不假思索”和“不加思索”在感情色彩上有褒贬之分。

  Q8

  “二零一五年”的用法规范吗?

  不规范。年份书写有三种常见的错误,这是其中之一。

  第一种错误如“二0一五年”。问题出在阿拉伯数字系统和汉字数字系统混用。大量的证书、标牌在落款时,存在这样的问题,看上去不伦不类。可以写成“2015年”,也可以写成“二〇一五年”,就是不能在汉字数字中挤进一个阿拉伯数字。

  第二种错误便是“二零一五年”。过去可能允许这种用法,但是现在不行。最新颁布的《出版物上数字用法》已明确规定:“零”用于计量,“〇”用于编号。“一百零八将”属于计量,用“零”;“二〇一五年”属于编号,只能用“〇”。

  第三种错误是“贰零壹伍年”。看上去郑重其事,其实是自作多情。汉字数字有大写小写之分。按照《出版物上数字用法》规定,汉字大写数字的适用场合,是法律文书和财务票据上的记数,目的是防止涂改。至于年份书写,那是大可不必的。

  Q9

  “仗义执言”可以写成“仗义直言”吗?

  不可以。

  成语是定型词语,不能因为说得通便随便改变用字。否则,词汇系统就有可能变得面目全非。从构词角度来说,“仗义”和“执言”都是动宾结构,它们之间密切呼应;而“直言”是偏正结构,改为“仗义直言”,一个动宾,一个偏正,这条成语原有的结构美和节奏感便会受到影响。

  更为重要的是,“直言”和“执言”在表义上是不一样的。所谓“直言”,就是不含蓄,不保留,和盘托出,毫不掩饰,如“恕我直言”“直言相告”。这是一种说话的方式。而“执言”义为坚持自己的观点,说自己该说的话,不为势屈,不为利诱。这个“执”字表达的是说话的立场和态度。可见,“执言”和“仗义”是有着内在联系的:正因为“仗义”,所以敢于“执言”。

  “执言”和“直言”不在同一层面上面,还是不改为宜。

  Q10

  “不知阁下是否赏光”——这是发出邀请后的一句话,句末用句号还是问号?

  问号。

  标点符号使用中有一个常见错误,即非疑问句误用问号。如:

  “我不知道今天谁是主讲人?”

  “阿姨总爱问我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

  “杂志社根本不调查哪些人是这类刊物的读者?”

  这三个句子中,尽管出现了“谁”“哪些”之类的疑问词,以及“还是”之类的选择句式,但它们都不是疑问句。“今天谁是主讲人”是“不知道”的宾语,“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是“问”的宾语,“哪些人是这类刊物的读者”是“调查”的宾语,无疑,三个句子都是陈述句,因此句末应用句号而不是问号。

  那么,“不知阁下是否赏光”为什么要用问号呢?

  问号是句末点号的一种。一个句子是否用问号,并不取决于句子中是否有疑问词,或者有疑问的成分,而是看整个句子是不是疑问句,看句子有没有疑问的语气和语调。“不知阁下是否赏光”表面上看是一个陈述句的结构,“不知”的后面是宾语成分,实际上却是一个语气委婉的问句,它有疑问语气和语调,是邀请者通过这样一个问句,等待被邀请者的答复,只有用问号才能正确表达这层意思。

  Q11

  “通过这一计划,使学生的社交能力大为提高。”——这是一个病句吗?

  不是。有人以为,只要上一句没有出现主语,下一句句首用了“使”字,那就一定是主语残缺。可语言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这一类的“使字句”,其实是暗含着主语的。上面这个句子的主语是“学校”:“(学校)通过这一计划,使学生的社交能力大为提高。”既有途经,又有效果,文从字顺,逻辑俨然,“病句”从何说起?

  判断这类句子是否病句,关键要看句子是两个主体还是一个主体。上引句子,“通过”的主体是学校,“提高”的主体是学生,它有两个主体,因此不是病句。下面这个句子则是另外一种情况:

  “听了林教授的报告,使我们对环保有了新的认识。”

  “听报告”的主体是我们,“有了新的认识”的主体也是我们,只有一个主体,“我们……使我们……”,这是说不通的,可以判断是个病句。

  Q12

  “锐不可当”是来势猛烈、不可阻挡的意思,可为什么用“当”而不用“挡”呢?

  这和汉字的变化有关。

  “当”的繁体字是“當”。这是一个形声字,《说文解字》的解释是:“田相值也。从田,尚声。”“相值”即相当、对等的意思。“当”后来引申出的一系列义项,都和“相值”有关。如“门当户对”的相称,“当之无愧”的承担,等等。“当”还有一个义项,即抵挡、阻拦,能够抵挡当然必须力量不相上下,所以同样和“相值”有关。

  “锐不可当”便是一个具体的用例。这个义项的“当”,后来加了个手旁写成了“挡”。这就是说,“挡”是“当”的加旁分化字。“挡”字虽然已经出现,但“锐不可当”这一类的词语已经定型,所以仍保留了原来的写法。“当”字词有一批,如一夫当关、势不可当、螳臂当车、豺狼当道等等。这里的“当”都是挡的意思,但都宜用原来的写法,并读dāng而不读dǎng。

  Q13

  译名不统一该怎么处理?

  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比如鲁迅笔下是迭更司,现在通译作狄更斯,这是因时而异。台湾用的是布希,大陆用的是布什,这是因地而异。即使同在今天的大陆,也有译名不统一的。“本·拉登”和“本·拉丹”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针对这种情况,周恩来总理早在上一世纪60年代曾明确作出批示:“译名要统一,归口于新华社。”根据周总理的批示,新华社的译名室,专门管理在中国报刊、图书、广播、电视中露面的外国人名译名。早在1993年,译名室曾编辑出版了《世界人名翻译大词典》,这是译名统一的权威工具书。当然,也可能有一些外国人名,在新华社还没推出规范译名之前,便要在出版物中亮相。这时,相关媒体无疑可以自主翻译。但如果新华社随后推出不同译名,相关媒体应从大局出发,向新华社看齐。

  Q14

  “长达20多米”:“达”可以和概数搭配吗?

  可以。

  这里的“达”是达到的意思,它后面的宾语,可以是一个确数,如“上午入园人数已达8万”,“新建的大楼高达120米”;也可以是一个概数,如“受惠群众达数万人”,“上柜品种多达1000多种”。不论确数还是概数,凡是用“达”表示的,这个数字都是比较大的。下列句子便不能成立:“在及格线以上的考生仅达100多人。”句中用了一个“仅”字,表示100多人是一个相对小的数字,不符合用“达”的要求。

  Q15

  “国事”与“国是”的区别在哪里?

  每到全国“两会”召开,总会谈起“国事”与“国是”。有人甚至认为“国是”是“国事”的误写。其实,这是两个不同的词。它们有三点区别。

  第一,词义的指向不同。凡是国家层面的事务,无论大事小事,皆可称“国事”;“国是”则专指涉及根本利益的方针大计。这就是说,“国事”遵循“国是”,“国是”指导“国事”。“国事”可以具体处理,“国是”则只能商量、拟定,所以常说“共商国是”“共定国是”。

  第二,结合的密度不同。“国事”有口语色彩,可以插入其他成分,如“国家大事”;“国是”来自古汉语,是结构紧密的文言词,不能随意拆开。

  第三,适用的范围不同。“国事”可对内也可对外,既可说“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也可说“飞往欧洲三国,进行国事访问”;“国是”只能对内,两会委员可以“共商国是”,外国人不宜介入。

  Q16

  冒号后面出现引语,冒号前面用“说道”还是“说到”?

  说道。且看下面这个例句——爷爷说道:“不经一番寒彻骨,哪有梅香扑鼻来?年轻人一定要有自觉的吃苦意识。”这里只能用“说道”,不能用“说到”。

  “道”其实就是“说”。同样的意思,古今用字不同。古代的说称之为“曰”或者“云”,因此有“子曰诗云”这条成语;近代的说称之为“道”,早期白话小说中,不是“张三道”,就是“李四道”;现代则趋于口语化,称之为“说”,“能说会道”,“说三道四”,“说”和“道”是一回事。

  “到”没有说的意思。“到”用在“说”的后面,表示的是提到、谈及的意思,如“说到曹操,曹操就到”,“说到‘卖萌’,老师重点解释了这个‘萌’字”。“说到”后面紧跟的是谈及的对象。也可表示说到什么地方或者说到什么时间,如“说到天边,借债还钱”,“说到5点,意犹未尽”。正因为此,“说道”和“说到”在使用时有一个区别:“说道”的后面,可以用冒号,或其他标点断开;“说到”则必须和谈及的对象、地点、时间连在一起。

 

  

 

热点 . . .

徐立京:经济日报高级编辑、人事部主任
徐立京:经济日报高级编辑、人事部主任
《纳税人报》报简介
《纳税人报》报简介
何振红:《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高级记者
何振红:《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高级记者
姜 波:经济日报导刊部主任、资深媒体人
姜 波:经济日报导刊部主任、资深媒体人

最新 . . .

· 编校中的“疑难杂症”,你想问的都在这了
· 徐迟接受建议重写稿
· 焦点 快讯|我网新闻宣传与新媒体运用高研班在
· 问句标题出爆款 吸睛重在掌好度
· 媒体人的妙言警句(十六)
· 追求直抵人心的新闻表达
· 如何写出读者喜闻乐见的好稿件?
· “大笔杆子”教你如何写好人物通讯稿
· 新闻写作中最常见的17组易混字词
· 焦点 小康故事咋出彩?农报记者巧破题
· 掌握“六子”技巧,写材料不出彩都难
· 说说写文章时的“闲笔”

推荐 . . .

快讯|我网新闻宣传与新媒体运用高研班在南京举行
焦点 快讯|我网新闻宣传与新媒体运用高研班在南京举行
国庆抒怀|镇西堡村的孩子
国庆抒怀|镇西堡村的孩子
国庆抒怀|在国外看升起五星红旗
国庆抒怀|在国外看升起五星红旗

相关 . . .

· 焦点 《新闻采写技巧与报纸版面编辑实用讲座》
· 徐立京:经济日报高级编辑、人事部主任
· 《纳税人报》报简介
· 招生 召集:公益讲座“第五期新闻工作者训练营
· 何振红:《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高级
· 姜 波:经济日报导刊部主任、资深媒体人
· 泰安市中心医院院报院刊简介
· 中央新闻单位驻河南记者站持证人员名单
· 第九届“全国新闻学子优秀论文评选”揭晓
· 《济南铁道报》简介
  
  
二维码 二维码         组织机构 | 商务合作 | 版权与免责 | 声明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申请 | 广告
本站内容属原作者所有,其原创文章除本站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建立镜像,违者必究。
        业务服务电话:010-85899333/6333     邮箱:vip@xwpx.com
京ICP备06063928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1874号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网络举报APP下载  不良信息举报:010-85894419  邮箱:postmaster@xwpx.com
中国新闻培训网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 万方亮 律师